以岭药业的魔幻三年

首页 > 热点资讯2022-11-25 18:15:42

以岭药业的魔幻三年

文 | 老鱼儿

编辑 | 杨旭然

2022年11月21日,在因为疫情而封控的石家庄某小区群里,发布了防疫信息:“明天核酸取消,改发抗原和连花清瘟”。

在其他的小区群众,已经有居民晒出了领到的防疫物资:连花清瘟。

虽然根据药品说明书来看,连花清瘟颗粒在2020年4月获得批准增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轻型、普通型”的适应症,而连花清瘟胶囊的适应症只是流行性感冒。但对于普通居民来说,这些差距他们很难分得清楚,抑或是无关紧要。

在疫苗的更新跟不上新冠病毒变异的速度,特效药迟迟不能上架的困局中,连花清瘟已经在事实上成了各地防疫物资的标配,也成了许多人在疫情的“混沌”中唯一能抓住的心理安慰。

“连花清瘟卖断货”的消息近期也登上了微博热搜。有报道称,部分地区出现连花清瘟胶囊和颗粒“一盒难求”的现象。而11月22日,以岭药业发布了提醒广大消费者注意市面上假冒“连花”系列产品的声明,也从侧面印证了连花清瘟的火爆程度。

虽然一直没有公布过连花清瘟的具体销售额,不过以岭药业也曾公开表示,连花清瘟因其治疗新冠、流感及感冒的特殊产品属性,销售状况良好。

在连花清瘟系列产品“药劲儿”的催动下,以岭药业成了疫情经济中的一匹黑马——在二级市场里也出尽了风头。在过去的近两个月内,以岭药业成为了A股投资者的宠儿、资本市场的焦点。市值一度达到历史最高值超770亿,近两个月增长最高超过140%。

但如果仅在疫情期间赚到一波,现在来看,仍是一个没有明确答案的问题。

01 新冠助推,魔幻历程

连花清瘟产品成了催动公司业绩增长的强劲引擎。

2020年之前,以岭药业的业绩平平无奇,并无特别之处。

2011年-2019年,以岭药业营收从19.53亿元增长至58.25亿元,年复合增长率12.91%;归属净利润从4.54亿元增长至6.07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仅有3.27%。

同样,仅用了300多天就研发成功,并于2004年推出的连花清瘟产品,也和彼时的以岭药业一样,无法跻身到中国医药经济的顶流之列。

根据2019年以岭药业半年报来看,其2018年在中国城市公立、县级公立市场中成药呼吸系统疾病销售收入TOP10中排第五位和第十位,市场份额为1.82%和0.95%。在2018年OTC终端感冒药销售排行中排行第五。

一直以来,“连花清瘟蒲地蓝、藿香正气感冒灵”虽然合称“中成感冒药F4”,但连花清瘟始终位居末席。但是,从2020年开始的新冠疫情肆虐,成了连花清瘟从“平平无奇”到“浓眉大眼”的蜕变契机。

2020年1月发布的第四版《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中,第一次出现连花清瘟,且此后的第五至第九版方案,一直在列。同年3月,中医药治疗新冠肺炎筛选出的有效药物“三药三方”,连花清瘟赫然在列。

最重要的是,2020年4月12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连花清瘟颗粒在原批准适应症的基础上,增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轻型、普通型”的新适应症。不到半年的时间,即被批准适用于轻型新冠症状的治疗,监管层和以岭药业的动作之快可想而知。与之形成对比的是,辉瑞的口服新冠特效药Paxlovid,从研发到被各国紧急批准使用,用了将近两年的时间。

监管层的首肯之下,连花清瘟产品成了催动公司业绩增长的强劲引擎。

2019年,以岭药业以连花清瘟为主的抗感冒类药收入为17.03亿元;2020年,以连花清瘟为主的呼吸系统类药物收入猛增至42.56亿元。板块增量为25.53亿元,占2020年以岭药业营业收入总增长29.57亿元的86%。

连花清瘟也直接位居感冒类中成药的NO.1。

根据米内网数据,2021年公立医疗市场连花清瘟位列中成药感冒用药销售排名位列第一名,其市场份额高达41.78%,远远超过了第二名双黄连口服液的7.31%。在零售终端,2022年上半年连花清瘟胶囊亦超越感冒灵颗粒,位居感冒用药/清热类销售额第一位。

以岭药业股价表现(2020年1月至今)

疫情以来,以岭药业的股价在二级市场出现过三波大涨。2020年,以岭药业在不到四个月时间内股价从7元多冲到28.92元,而此前以岭药业股价自上市以来多在10元上下徘徊。

此后2021年底到2022年初、2022年底又经历了两次大幅度上涨。连花清瘟的“药劲儿”之大可见一斑。只是,投资者对其未来的疑惑也会随之而来。

02 药劲过后,能看什么?

并非杞人忧天。

其实在疫情之前的2017年-2019年,以岭药业其实已经遭遇了发展瓶颈,尤其是净利润方面,有两年出现了仅有1%的增长,扣非净利润甚至出现了负增长,与之前几年的高速发展相去甚远。

疫情来了,连花清瘟火了。虽然这是以岭药业困顿当中意外收获的一剂“猛药”,但并不一定是能够长久的“良药”。连花清瘟已经和新冠绑定得太深了。

我们从以岭药业的财报中可以看出,2020年公司营收增速超过50%,净利润增速超过100%。但是在疫情较为稳定的2021年,公司增速又迅速回落。

进入2022年以来,以岭药业营业收入又进入到持续负增长。在疫情的再度反弹、消费者需求高涨的情况下,这让人倍感困惑。由此,一个无法回避的灵魂拷问始终萦绕在以岭药业和它的投资者的身边:疫情总会过去,届时高涨的股价将何去何从?

根据现有数据来看,即便是连花清瘟,在疫情过去之后也必须要面对增长的瓶颈。

从市场规模来看,呼吸系统用药这些年来增长较慢。米内网数据显示,2015 年以来,公立医疗端呼吸系统中成药销售规模保持正增长,2019年规模超400亿,复合增长率为 4.52%。2020 年受疫情影响,销售额更是下降 29.63%,2021 年实现恢复增长13.09%,仍未恢复至疫情前水平。

从零售药店端来看,中康资讯数据显示,2022 年上半年零售端感冒用药/清热类市场规模约 146 亿,同比下降 4.55%。从产品表现看,2017-2020年TOP5稳定增长,2021年普遍下降,5 年复合增长率也仅为5.35%。

整体上看,呼吸系统用药称不上是个好的道。按照芒格的说法,这原本是一个没有多少鱼,也不适合钓鱼的地方。

为了扩张市场,以岭药业把全球化视为中药的方向,一直在大力推动连花清瘟出海。2021年,连花清瘟胶囊分别在蒙古国、乌兹别克斯坦、肯尼亚、乌克兰获得了上市许可。包括连花清瘟已在巴西、印度尼西亚、科威特、柬埔寨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获批上市,其中在科威特获批新冠适应症;在乌兹别克斯坦,连花清瘟入选了卫生部发布的抗疫药品白名单;在泰国、柬埔寨,连花清瘟获准进入新冠肺炎定点医院,用于治疗当地患者;2021年7月,连花清瘟也入选柬埔寨卫生部发布的新冠肺炎轻症患者居家治疗方案。

声势看起来浩浩荡荡,但从国际上对于疫情防控的态度,以及海外市场对中医药的认可程度来看,以岭药业的主要市场至今仍是国内,且只能是国内。2022年上半年,以岭的国际收入占比来看,还未超过6%。

此外,同属连花系的“连花清咳片”,在 2020 年获批上市,并于2021年通过谈判进入国家医保目录,在连花清瘟销售渠道的支撑之下,这款新药被以岭药业给予厚望。2021年,连花清咳片实现销售收入同比增长逾 60%,不过基数太小,总金额只有五千万元,对于以岭百亿的大盘子而言仍显稚嫩。

连花清咳片的销售规模仍然很小

在以岭药业官网的公司介绍中称,除了中药,公司还有化生药、健康产业两大业务板块,不过仍然雷声大雨点小,在业绩报告中始终未有明确的体现。

以岭药业未来的后劲在哪里,至今还未显现。但高高在上的股价和估值展示着投资者的热情,也在给企业以增长的压力。截止2022年11月23日收盘,以岭药业市值668亿元,超过了同仁堂、华润三九、济川药业、东阿阿胶等几乎所有的行业明星企业。同时其超过35倍的市盈率,也和收入的负增长、净利润的温和增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03 写在最后

可以说,以岭药业的处境,是一大批被“疫情馅饼”砸到的企业的缩影。这其中包括了中药企业、核酸检测企业,还有疫苗企业。

只不过,这样的机会恐怕一辈子只有一次,即便是有第二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

站在投资者的角度,如果对于这魔幻一般的行情太过入戏,恐怕会陷入到风险中。

而对于相关的企业来说,疫情的正面影响仍未过去,销售产品和提供服务的钱仍然非常好赚。但同时也更应该去思考如何让赚来的这份“国难财”真正有效地循环,更多地为国民健康增加福祉。这才是有长远规划的企业所应尽的社会责任,也不负全社会的信任和支持。

上一篇

热门阅读